河北涞源反杀案当事女生:希望一家人团圆过年

原题目:河北涞源反杀案当事女生:希望一家人团圆过年

王新元、赵印芝、小菲一家的合照

继2018年昆山反杀案之后,克日,河北涞源的一起反杀案再次引发关注。年轻小伙王磊因追求女大学生小菲(假名)被拒,追到其学校、家中多次骚扰、纠缠。2017年7月11日晚,王磊又带着水果刀和电棍到小菲家,扬言要杀其全家,小菲及其怙恃协力与之屠杀,王磊死于杂乱之中。

事后,小菲及其怙恃被刑拘,于去年8月18日被逮捕,当天小菲取保候审。今后,当地审查院曾建议警方更改对小菲怙恃的强制措施,但未被采取。审查院也曾退侦此案要求增补证据,现在,公安机关已提交增补质料,案件处于起诉审查阶段。

小菲说,这件事给她的家庭和生涯造成极大的影响,她也没心情继续上学了。邻近春节,她只希望检方做出不起诉决议,让其怙恃早日回家,一家人团圆过年。

小菲家的大门

男子携刀夜闯心上人家被反杀

去年7月11日晚11点多,王磊又带着水果刀和电棍来到小菲家中,并翻墙入院,并大呼“你们都出来,我要杀了你们”。这一晚之后,小菲的家庭和生涯都被改变了,王磊死了,她与怙恃均受了伤,还卷入了命案。

当晚听到狗啼声后,小菲的父亲王新元急得衣服都来不及穿,拿着一把铁锹就出门了,并嘱咐女儿报警,小菲的母亲赵印芝穿好衣服后也出门。报完警后,小菲隔着窗户看到怙恃已经处于劣势,忙乱中拿了一把菜刀便出门了。

王磊今后处翻墙进入小菲家

据小菲先容,由于王磊多次上门骚扰,家人也多次报警,为了提防其上门骚扰,还养了狗看家护院,自己的卧室里也准备了一些防身工具,须要时自卫,其中就包罗当晚她拿出门的菜刀。“其时并没有多想,隔窗看到父亲倒地,我随便拿起自卫工具就出门。”

小菲说,出门时,她看到父亲已经倒在地上,而母亲正苦苦恳求王磊脱离。“看到我出来,他不打父亲了,直接朝我肚子上捅了一刀,并用胳膊勒住我的脖子,拿刀挟持了我,母亲着急拉拽我时,我和王磊都被带倒了。这时,我看他倒地就用菜刀的刀背去打他的背部,我也不想危险他。”

随后,怙恃让小菲赶快进屋躲起来。小菲说,其时自己很畏惧,进屋把门反锁了。厥后再出门就看到王磊已经倒地,而怙恃坐在凉台上都受了伤。“其时我们再次报警,让警员赶快过来。父亲伤得比力重,身上许多血,我们去找了布条给他止血,没时间去管王磊,也不知道他的情形。”

当晚,警方到现场后将受伤较重的王新元送医,给王磊叫了抢救车,并掩护了案发现场。而小菲与母亲则被警方带走,“第二天才知道王磊死了,我和母亲也被刑拘了,7月15日,父亲也被刑拘了”。8月18日,小菲与怙恃被逮捕,当天,小菲就取保候审了。

小菲家及事发的院子

表明被拒曾猥亵女方,追至学校、家里

去年寒假,小菲在北京一家餐厅熟悉了传菜员王磊,并成为朋侪。去年五一假期,王磊向王心怡表明被拒后,曾疑似对其有过猥亵行为,今后更是追到王心怡的学校、家里对其多次骚扰,甚至携带水果刀、电棍上门,私自翻墙入室。

王磊向其表明时,小菲说自己有男朋侪,并拒绝了对方。“其时他也接受了我的拒绝,说‘行,就当朋侪’,厥后我们就各自回家了”第二天,王磊又找小菲称要劈面说清晰,“他说我不去他就不走,厥后我们去了地下停车场和公园,他可能是恼羞成怒,把我手机拿了,也没有不让我回宿舍。”

据小菲先容,当晚,王磊对其有猥亵行为,为此,她在北京报了警,做了笔录。“餐厅也知道了这件事,把他开除了。”今后,小菲向学校请假,在家休息了一段时间,母亲也告退在家陪同,还在学校的摆设下,到学校陪读。厥后,王磊又追着小菲到了她在张家口的学校继续纠缠。

5月16日,王磊第一次去学校找小菲,小菲向朋侪求助,并告诉了怙恃。怙恃将其接回家中,没想到王磊也追抵家里,“他带着水果刀和电棍要打人,恰好我哥哥来了,报了警,他一听报警就走了”。

之后,王磊还到学校找过小菲,小菲说,她远远看到就畏惧,冲进学校向导的办公室求助,向导叫来了保安。“厥后他不敢来学校,打电话威胁我说,我在学校有人掩护,有本事放假别回家。其时我在学校,他去我家跟我怙恃说那天晚上(五一时代)把我强Jian了,要纠缠我20年,放假之后要来家里把我们全家杀了。其时我怙恃也报警了。”

男子曾入室偷走女方压岁钱,眷属装监控提防

厥后,王磊又多次携带水果刀、电棍泛起在小菲家四周。对此,当地警方出于宁静思量,建议小菲一家去亲戚家里借住。时代,王磊再次到小菲家中,并翻墙、撬门入室,拿走了小菲的压岁钱。“那些压岁钱或许又600到800元,是我从小攒的,都很新,有的照旧连号,我都舍不得花。有一次,我父亲就想跟他好好聊聊,问他要怎么样才气不再骚扰,他说给他600元就不再来我家,但给了钱后,他照旧继续上门骚扰。”

压岁钱被偷之后,小菲家里人也报了警,“我哥担忧王磊上门时间又上门我们不知道,还买了监控装备安装在家里”。对于王磊的行为,小菲称,其父亲曾联系王磊的家人,要求其家人劝说他不要继续骚扰,“但他家人说王磊大了,做什么他们管不了”。

小菲说,王磊在向其表明之前,她也曾借给对方300元。“其时快到月尾他没钱,问我能不能借他500,我照旧学生,也没钱,问他200行不行,厥后就给了300元。他父亲说到我家是‘去要钱’,这是信口乱说,我从来没欠他钱。”

受伤的王新元

案件曾被检方退侦一次,处起诉审查阶段

小菲告诉记者,家里向当地司法局申请了执法援助,向审查院提交怙恃取保候审的申请,涞源县人们审查院也向泉源警方发出《对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变换强制措施(予以释放)建议书》。审查院以为不需要继续羁押赵印芝,因其行为具有正当防卫性子,变换强制措施不至发生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。

审查院建议公安机关变换强制措施未被采取

对此,涞源县公安局以为不宜采取审查院建议。理由和依据是受害人王磊受伤倒地后,赵印芝在未确认王磊是否殒命的情形下,持菜刀一连数刀砍王磊颈部,主观上对自己危险他人身体的行为持放任态度,具有危险的居心,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。另案发时其手段较为残忍,不计结果,这说明赵印芝恒久受到受害人滋扰心中存满愤恨,家庭突遭变故是否会意生抨击社会之心无法清除,因此无法保证其脱离羁押后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。

此外,警方也担忧赵印芝变换强制措施,与其女儿串供妨害侦查和诉讼,并表现其因遭遇重大变故精神高度重要,情绪不稳固,不清除有自杀倾向。

据赵印芝的署理状师赵鹏先容,去年10月17日,公安机关向审查院移交证据质料,以王新元、赵印芝、小菲3人涉嫌居心杀人提交起诉意见书。11月14日,审查院将此案退回公安机关要求增补侦查。12月13日,公安机关增补侦查完毕,随后提交了增补质料。现在,此案正处于起诉审查阶段。

小菲家人曾因王磊上门骚扰报案

当事女生:希望与怙恃团圆过年

1月21日,小菲告诉记者,去年岁发之后,她在亲戚和学校先生的劝说下继续回学校上学,现在是大二,但这件事同砚和先生都已经知道了,她心理压力挺大的。“担忧怙恃的情形,也怕被人误解,由于这件事,我的家庭和生涯都被改变,也没心情上学了。”

在小菲的眼中,怙恃都是质朴的农民,老忠实实的,母亲比力急性子,但若是别人不危险家人,她也不敢去危险别人的。“而王磊长着一米八几的个头,身体很强壮,似乎还当过兵,接受过特殊训练。之前他去我家都是在白昼,而且一样平常都在大门外,事发当晚他情绪很激动,翻墙进去说要杀我们全家,若是不是狗叫我们发现了,结果不堪设想,事后想起来都后怕。”

小菲说,她与怙恃是正当防卫,马上就要过年了,希望审查院作出不起诉决议,让其怙恃回家,一家人早日团圆,好好过年。“他们在看守所,我们眷属不允许探视,去年7月11日事发之后,我就没见过父亲了。取保候审那天,最后一次看到母亲也只是隔着看守所的铁门,远远看了一眼。很想念怙恃,开学我也没心情去上学了。”

至于王磊的眷属,小菲称,事后就没联系过。记者多次致电也暂无回复。

泉源:北京青年报

责任编辑:

2019-02-21 09:42:43  清华新闻网

更多 ›图说清华

最新更新